商财网-专业的商业信息聚合平台
adtop
您的位置:商财网 > 创业商机

165亿元“玩砸”监管兜底国海公告认亏前途引担忧

时间:2016-12-23 12:06   来源: 互联网    作者:柳暮雪

自上周开始发酵的国海证券“假章门”事件在监管参与后,暂时得以减缓。

继前一天宣告“认可债券交易协议,愿一起承当义务”后,12月22日,国海证券再次公布宣告称,捏造司章私签的债券交易协议触及债券金额不超出165亿元,其中80%以上为安全性和流动性高的主流国债、国开债种类,信誉债占比不到20%。有关债券由与会各方持续持有,信誉债风险收益由国海证券所有承当。

分析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表示,从构造上看,此次代持信誉债占比较低,80%以上为安全性和流动性高的主流国债、国开债等利率债种类,流动性好,变现能力强。信誉债风险收益占比较低,浮亏也许没有市场之前猜想的10亿之多,也许在8亿。但机构市场是讲信赖的地方,国海及相牵涉事机构在市场中的风控能力、信誉在必定水平上遭到了质疑,中长久对业务影响颇大。短时间来看,投资者出逃在所不免,复牌后股价必将承压。

另外,市场还担心,国海证券在该事件后也许会遭受监管处分。

市场剧震

国海自愿认账假章门

12月14日,一则《债市下跌激发华龙证券5亿违约 国海证券一负责人失联》的报道,激发市场热议。报道中称,国海证券前员工张杨、郭亮等人涉嫌存在捏造公章,并与其他机构进行清偿券代持交易。国海证券一个债券团队负责人张杨出国失联,请某银行代持的100亿债券浮亏庞大,张杨竟用假章冒用国海证券名义进行交易。

由此激发的信赖危机令债市出现激烈震动并连续发酵。12月15日,国债期货出现上市以来初次跌停;12月16日,央行展开MLF操作带动国债期货长久反弹;但12月19日,本周首个交易日再现重挫,10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录得上市以来第二大跌幅。受债市调整影响,中短时间资金利率迅速上升,截至12月20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连续六天全线上涨。

基于此,国海证券连日公布多篇宣告,确认了此次假章事件,并称“公司正积极与事涉金融机构沟通核实情形,并对公司有关管理制度进行自查”。

然而,一篇名为《国海证券债券违约处置商议会会议记要》日前在市场上普遍传播,再次激发市场一片哗然。“踩雷”的22家机构悉数曝光,这些机构均代持国海证券债券,规模也许达到200亿元,浮亏达到5亿元-10亿元。

从《会议记要》来看,机构争辩的核心是,亏损和义务由国海证券双方面承当,还是由所有机构一起承当。机构近乎出现了一边倒的声响:就算张杨辞职,就算私刻公章,国海证券都有着不可推辞的重大义务。

对此,国海证券12月19日还公布宣告称,有关事件核对清楚后,依法应由国海证券承当的义务毫不推委。12月20日晚,有消息人士向媒体透露,当日下午6点左右,中国证券业协会召集包含国海证券等20多家涉事机构闭会沟通。在经太长达5个多小时的谈判后,最后国海认可实行代持协议,但其他机构不得挤兑,即一起承当必定的流动性风险,而更为详细的处置方案还有待于进一步的敲定。

翌日,国海证券公布宣告称,尽管主要义务在于涉嫌刑事犯法的个人,但本着处理问题、化解风险的原则,为保护大局、实行社会义务,公司认可与与会各方的债券交易协议,乐意与与会各方一起承当义务,同时将依法穷究有关个人捏造公司印章的刑事义务。当天,国债期货主力合约双双拉升,5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TF1703触及涨停。

可是,12月21日夜晚,公司声明称,如今正与事涉机构沟通协商有关详细方案,有关事项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为防止形成公司股价异常动摇,自2016年12月22日开市起持续停牌,待公司披露有关事项后复牌。

12月22日,国海证券再次公布停牌进展宣告称,公司已对收到的捏造印章私签的债券交易协议进行了初步统计,触及债券金额不超出165亿元,其中80%以上为安全性和流动性高的主流国债、国开债种类;信誉债占比不到20%,且整体信誉风险可控。有关债券由与会各方持续持有,其中信誉债风险收益由国海证券所有承当;利率债能够持有至到期,利率债投资收益与有关资金本钱之差额由国海证券与与会各方共担,详细细节由国海与与会各方协商。

对此,业内人士指出,此次触及债券金额不超出165亿元,规模小于此前市场200亿元的猜想。从构造上看,信誉债占比较低,80%以上为安全性和流动性高的主流国债、国开债等利率债种类,其流动性好,变现能力强,风险可控且浮亏有限。涉事机构并未要求国海立刻兑现,所以能够利用时间腻滑风险,将来浮亏有希望收窄或扭亏为盈。另外,机构在持有债券时常常计入“可供出售金融资产”项下,对短时间损益冲击不大。

可是,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银金融分析师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165亿元的规模其实不小,整体浮亏或在8亿元左右,占比接近国海证券2016年净利润的80%。但行政力气出手托市,信誉债估值会渐渐修复。他同时强调,“这类事短时间影响主要在情绪层面,机构逃跑投资者止损在所不免,复牌后国海证券很有也许要迎来一波下跌。另外,中长久看,业务层面的影响也许更大,缘由是机构市场就是讲信赖的地方,国海这样不只会失去很多潜在的交易对手方,很多债券项目标承销估量也难做了,这个影响不止是账面浮亏能够消化的。固然,其投行、资管业务都将遭到较大影响,也也许有被升级风险。”

2016年,国海证券全年估计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利润为11.56亿元。三季报显示,多家基金产品重仓国海证券,在其前十大持股股东中,便有包含新华基金、天弘基金、创金和信基金等多家基金产档次列其中,其中持股数最多的机构产品为新华基金旗下的国海证券定增1号,共持有7500万股;天弘基金旗下的天弘金鹿盛卓定增75则以6700万股的持股数列十大股东第八位。

机构豪赌

券商风控亟待提升

业内人士告知记者,代持在中国债券市场里存在多年,作为一种“地下”融资工具一直遭到各家机构的喜爱。这背后实质就是一种杠杆举动。

所谓代持,简而言之,就是让他人代自己持有债券,但不转移实质所有权。债券持无方通过与代持方达成协议,商定将标的债券以必定的价钱转让给代持方,通过必定时间再以事先商定的价钱由债券持无方赎回。举个例子来讲,一家证券机构买了10亿元的债券,然后把这些债券以9亿元的价钱转让给代持机构,于是这样证券机构就获得了9亿元资金用于买新一批债券,而代持机构也能够获得代持期间的管理费。缘由是三年来的债市牛市,让很多小机构豪赌债券价钱只涨不跌,也所以更多的人乐意代持,从中赚取差价。

一家银行分析人士表示,债券代持通过购置债券,拜托代持、获得资金、再购置债券、再拜托代持的循环,能够缩小资产规模,提升投资杠杆。这是很多机构普遍应用的加杠杆手段,也是其增厚收益的主要方法。如今对代持的监管处于“真空”状态,而国海事件后代持举动的合规性遭到质疑。

在财经评论员叶檀看来,国海证券债券代持事件的实质是机构杀机构的一场大劫杀。只需牵涉到金融杠杆,若市场价钱上涨,质押方与拆出方都能笑到最后;若市场连续下行就会爆发风险,市场下行托不住了,大家就会互杀。

另外一点值得留意的是,很多代持并没有签署协议,基本是在熟人之间进行。国海证券状师提出,依据《合同法》,一个组织、一个单位举动时看的是公章,而机构提供的合同上,代表人签字是直接打印上去的,且没有核验章的真假。这表示机构本身的风险把控存在问题。

一名中型券商固定收益部总经理告知记者,作为一个场外市场,债券代持最为重要的是中后台风控流程要足够壮大,缘由是这毕竟不是集中的交易场合,有很多信息均漏掉在外会衍生出诸多“抽屉”协议。若长短标交易,那抽屉协议将会更多,隐蔽的问题更大。

“此次事件表示,券商不只应将看得见的业务纳入风控范围内,那些‘不显眼’的业务也需纳入内控中来。”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以为,因为代持业务量大,要完成逐个判定协议真伪,必须将场外协议纳入电子托管系统。然而,集中化管理使场外市场透明化,这使债券代持业务失去其存在的意义。

他建议,能够通过增加一道工序的方法增强风控,“代持方的后台要与拜托方的前台完成无缝对接,以此办法进行协议的核实。但两重核实使券商工作量增加了一倍,这也意味着其他业务的合同也也许存在相似问题。”

事实上,失事的国海证券此前曾爆发过相同的问题。2014年10月,国海证券曾与国信、宏源、银河等券商债券团队一样卷入债市风暴。叶檀称,这家公司债券市场人脉普遍,鼓励制度激进,目前又出此事,还拉扯上了前员工,中国金融市场的前员工、银行的暂时工,或成为不用负责的专用名词。

流动性失衡

央行推债市去杠杆

国海证券爆发的连锁反应也许只是如今债券市场调整下的“冰山一角”。很难说是债市调整激发的国海事件,还是国海事件激发的债市调整。但能够确定的是,如今债市的调整是经济复苏背景下资金脱虚入实,和央行推动债市去杠杆政策一起致使的结果。

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中国这几年连续过度金熔化,经济脱实入虚,各项政策之间相配合上脱节,致使过度流动性的背景下叠加了构造性流动性失衡。

前银河期货首席宏观经济参谋付鹏发表概念称,因为过度流动性的背景下叠加了构造性流动性失衡,资产收益率普遍缺少吸引力的情形下,大批银行资金通过表外理财和委外加杠杆后涌出。和股票市场最后加杠杆背后隐蔽着很多机密一样,债券市场里面的各类好处的盘根纠结,各类加杠杆的弄法也是习以为常,银行间同业互放存款和银行与非银委外互加杠杆,这都为系统性风险埋下了隐患。

“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扼守住金融系统不产生系统性风险放在了相当重要的地位,其实从一个侧面说清楚当下整系一切性风险产生的也许性。金融市场最主要的特色就是互相反应,这些看似不一样领域的部分风险其实背后都是一个问题,这样的互相反应正在舒展成为一场大规模的金融系统连锁的反应。”付鹏表示。

光证资管首席宏观分析师徐高指出,央行促使债市去杠杆的立场明了可辨。如今,央行有充足的能力来坚持短时间资金面的安稳。今年年初也曾产生过资金的脱虚入实,当时资本流出压力弘远于目前,但都没有致使短时间资金面像目前这样显著动摇。所以,如今短时间资金面收紧的背后,显著存在着央行放任的立场。央行恰是要通太短时间资金面的动摇来促使债市去杠杆。

12月19日,《金融时报》发文称,表外理财纳入宏观谨慎评价狭义信贷指标实行要求已经具有,央行将于2017年一季度评价时开始正式将表外理财纳入狭义信贷范围。

国泰君安宏观分析团队以为,央行将表外理财纳入狭义信贷范围,意在控制中小商业银行高速扩大的信贷、表外理财,这也是在更普遍意义上控制金融风险。如今债券市场短时间惊恐情绪缓释,央行连续三天投放流动性,但不改货币中性偏紧的政策取向,“央妈”变“虎妈”或成常态。

展望将来,徐高推断,在收益率与基本面的大幅偏离获得改正,债市杠杆也有序降低以后,债市还是会回归常态。

本站搜索

adr1
adr2

相关文章